未来发展可寄希望于 金融科技


温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林迎颖 摄影 赵用 5月12日,中国区域金融第八届年会在温州举行,140余位来自北京、上海、天津等地高校的专家学者,围绕新时代背景下“区域金融创新与风险化解”这一主题进行深入探讨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温州商学院校长李扬出席会议现场,面对复杂的国际金融环境,他着力强调了金融科技的力量 在现有基础条件下,让绿色变成金山银山、服务小微企业、发展普惠金融难以彻底实现,因为很难满足成本、效益、可持续这三条因此,李扬将很多现实问题的解决寄希望于金融科技 李扬指出,未来的金融要回归本源,既不是传统金融天下,也不简单的是金融科技的天下,而是C2B是用户的天下所谓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最终的目的是消除金融,这个过程是要靠科技来做到的“我想中国金融科技的发展潜力很大,这是中国可能会让美国颤栗一个很重要的点,这个我们非常领先”   中美贸易摩擦 不均衡长期存在 面对最近发生的中美贸易战争,李扬表示,“这是一个潜在了三十多年的争端,今天只是公开化了”究其原因,这是中国发展强大了近年来,发达经济体占全球GDP的比重不断下降,到去年年底,仅只占40%从70%降到40%,这是国际经济格局上一个天翻地覆的变化 但从国际贸易来说,这场贸易战难以“一刀切”世界上任何一个产品,都是由多个国家、多个环节共同完成的比如说生产一双耐克鞋,一百多个工序,三十多个工序分在中国,七十多个工序在世界各地,每个工序都在赚钱生产一双鞋,实际上是需要反复贸易,反复交易每个产品都是这样,更别说芯片产品了 “中美贸易战也是全球经济发展不平衡的体现再平衡是国际经济发展的一个主旋律,中国正处在这样一个大动荡,大分化,大改革的时代,这个时代已经经过了将近二十年,还会有一二十年的时间,需要做好长期的准备”李扬说道 金融转型大势 从金融业到金融服务业 近年来,经济增长速度不断下降,对此金融人士有各种争论人们普遍关心的问题是未来金融到底如何发展面对这个问题,李扬指出,目前我国的金融业遇到了三大挑战 首先是外延式扩张模式已至末路,前些年,我国经济年均增长9.5%,金融资产扩张年均百分之二十几,这增速非常快但近年来的情况有所改变,当经济开始逐渐减速的时候,金融会萎缩,萎缩速度更快,与它类似的财政收入也会萎缩,而支出是刚性的,财政赤字就不可避免,这些事都是我们要面临的中长期的问题 再看发展环境,也已彻底改变金融业是一个特许经营行业,特许代表了“垄断”,而这种优势随着经济新常态的长期持续一去不复返了,现在面临的是“坐地收不了钱了”的局面今后面对这种情况,金融行业要早一点动手、转换发展模式,以市场需求导向,服务创造价值,提高竞争力 另外,结构性失衡将持续存在不可否认,目前实体经济存在严重工序结构失衡,再看金融业,其实也存在着结构失衡、实体运行与金融运行循环不畅 李扬表示,在规划未来发展的时候,要把金融业向金融服务业转变目前金融业最大的业务是存款和贷款,这只是金融产品的生产和销售,而不是服务 发展破解之道 金融科技是关键 怎么让绿色变成金山银山怎么服务小微企业怎么去发展普惠金融面对人们关注的问题,李扬表示,这些问题很难得以彻底地解决因为从金融这个角度来说,必须要考虑三个条件,成本、效益、可持续“任何一个条件不能满足,金融都不能干,成本上来了,没有效益,终究不可行” 必须要同时解决好成本问题、效益问题和可持续问题,而解决这个问题现在最主要的手段是科技移动互联确实改变了金融,触达用户的成本和效率,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的结合,实际上是信息、算法和算力结合三个要素 李扬举了滴滴打车的案例,滴滴打车借助互联网,确定好了算法,它就是产品、就是服务,能够触达所有手机、有移动终端的用户 科技金融的发展是变革效率与成本,而且更重要的是这种技术驱动的金融在落后的地方推广得更快它会统一线上和线下,使世界更加丰富多彩用户的需求就能变成一种金融服务,回归到金融本源李扬指出:“所谓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最终的目的是消除金融,这个过程是要靠科技来做到的” 专家观点 中国金融学会常务理事朱新蓉: 跨界协同是科技强业 接下来,“开放”和“一带一路”仍是热点问题,这其中涉及的贸易摩擦与金融开放两个话题,实质上共指的科技创新 当下,金融科技已成为社会新的关注点而金融科技必定会是跨界进行,这也要求科技创新与商业模式的创新协同科技创新走多远,商业模式必须紧随其后,否则容易出现失衡跨界协同是科技强业,因此,各家金融机构都在通过金融科技去全方位连接、覆盖传统金融,从而实现金融的有机结合 武大经济管理学院博导叶永刚: 创新与风控的平衡 金融风险和金融创新,是金融领域中两大重要抓手金融创新要从0到1,而风险控制恰恰相反,则要从1到0面对金融问题,只讲风险控制是不够的,而是要在控制风险的前提下面去发展它 当然,金融创新仍然摆在第一位,在创新中我们要学会风险控制,通过发展来实现风险控制 温州市金融办主任顾威: 金改的“疏”与“堵” 金融改革,或者说我们的改革永远是在有需要的地方产生,永远是在温州金融的需求和供给不平衡的地方 尽管金融改革是中央放权,确实是牵一发动全身但“堵”有的时候往往不如“疏”在改革的探索中,发现金融的流动性非常强的,或者说金融是一个开放的系统,很难局限在一个镇上实现利率市场化1980年苍南县金乡农村信用社实行存贷款浮动利率2012年启动的国家级温州金融综合改革,也想尝试利率市场化,但确实很难,资金的流动不可能只局限在一隅一城 因此,在金融改革中还需巧用“疏”的方式来破解难题在改革发展的进程中,最关键的是控制风险在过去很多年中,温州也处理了很多的以互联网金融为幌子所谓的金融创新,有些甚至是把原来的非法集资活动套上了金融科技的幌子 金融科技会带来思维上的变化,或者很多思维上的变化,实际上这些思维变化早就有了所以绝不说放开就是创新,而是要有技术上的创新和制度上的创新,或者是理念上的创新,才能实现风险的有效控制,这才是改革所追求的方向 责任编辑:
  • 首页
  • 游艇租赁
  • 电话
  • 关于我们